我们对世界现状的认知偏差 · 世界在进步吗?

We don’t see the world as it is.  – Hans Rosling

Factfulness is his final effort to help people identify areas where 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 and spread that improvement,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educational books I’ve ever read, and I think everyone can benefit from Hans’ insights. – Bill Gates

❓以下陈述你比较同意哪一个?
A: 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   B: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差  C:这个世界一直都差不多

在 Ignorance project 中,大部分的人都感觉这个世界似乎越来愈糟糕。

当我们在讨论当今世界的发展趋势是好是坏的时候,我们通常讨论的是整个人类的进步(human progress)。人类的进步可关注两个重要的指标:极度贫困人口占比以及人类平均寿命。

极度贫困人口占比

❓近 20 年里,全球处于极度贫困的人口占比的变化是?
A: 几乎翻倍     B: 没怎么变化     C: 几乎降低一半

还记得上一篇文章中提及到的 Level 1 吗?1800 年的时候,85% 左右的人类都处于这个阶段,食物紧缺,直到 1966年才整体变好,2017年则仅剩余 9% 左右的人口。20 年前的你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跟现在比呢?你的感受正是近 20 年来全球发展的真实写照。

人类平均寿命

❓ 现在人口的平均寿命是?
A: 50岁       B:60岁        C:70岁

1800 年,小朋友的存活率仅 50%,长大成年后也基本在 50-70 岁之间去世,全球的平均年龄为 30 岁左右,但现在全球的平均年龄已提升到 70 多岁,其中日本以 72.3 岁位居全球之首,比平均寿命为 42 岁的 Lesotho 高出 30.2 岁。备注:1960年的全球平均寿命的突然下跌,主要受中国的影响。

但知道这个事实的人们依旧不多,且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们,对这个事实的
认知偏差越大(他们通常认为是 60 岁),具体如下:除了极度贫困人口占比人类平均寿命两点以外,诸如奴隶制的废除,石油泄漏占比,造价成本高的光伏电板,HIV 感染比例,5 岁儿童死亡率,暴力死亡数,死刑国家占比,以及加铅汽油的废除国家占比,等等方面,都在往更好都方向发展,具体如下:


全球的发展不是一味的追求更高的收入,更长的寿命,而是有更多的自由去过我们想过的生活,享受艺术带给我们的精神愉悦。

The negativity instinct

在如此明确的数据面前,为何人们仍然对当今社会发展的现状忧心忡忡?这又回到第一篇文章中提到的:相对于安全的好的信息,我们本能地更关注那些危险的不好的信息。同时以下原因加剧了人们的焦虑:

1. 对于过去的悲痛回忆,人们通常会人为地夸大其程度
2. 新闻媒体的针对性报道
3. 习惯性的不愿承认事物发展本该越来越好

比如近期不断报道的美国的枪击事件,看上去这个国家的犯罪率似乎越来越频繁,但如果从数据来看,可能没那么糟:
世界正在变好,不代表严峻的全球变暖问题不是问题,不代表战争不会随时爆发;世界正在变好,不代表职场性别歧视不复存在,航空事故发生率降低为 0 ;世界正在变好,是从基本的人类发展角度来看,其生活质量和水平的提升,仍然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As a possibilist, I see all this progress is possible. This is not optimistic. It is having a clear and reasonable idea about how things are. It is having a worldview that is constructive and useful. – Hans Rosling

如何避免掉入 the negativity instinct 的陷阱

  1. 更好的也可能不是最好的:进步的不代表是完美的,发展中的事物通常都具备双双面性。
  2. 新闻倾向于报道不好的消息,而好的事情正在发生,只是你没有注意到。
  3. 新闻反映的是问题,但不代表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糟糕。
  4. 客观冷静地看待历史,以及历史和今天的对比。

 

拓展阅读

Hans Rosling’s TED talks

Gapminder

Factfulness(2018), Sceptre

 

 

 

 

 

我们对世界现状的认知偏差 · 人群的划分

We don’t see the world as it is.  – Hans Rosling

Factfulness is his final effort to help people identify areas where 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 and spread that improvement,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educational books I’ve ever read, and I think everyone can benefit from Hans’ insights. – Bill Gates

是否还有人仍然将全世界分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亦或是其他,比如:「穷人和有钱人」,「西方国家和非西方国家」,等等。

当我们在讨论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关注一个数据:5 岁以下小朋友的存活率(Children surviving to age 5),以这个指标作为衡量标准的话,1965 年的世界似乎明显的分为两大类:

  • 发展中国家:平均家庭成员多,同时小朋友死亡率高
  • 发达国产:平均家庭成员少,小朋友死亡率低

那时隔 50 多年的现在呢?现在的世界还是一分为二的吗?2017 年的时候就早已今非昔比:

全球的 5 岁以下小朋友的存活率,均高于 85%,且仅 6% 的国家,还处于「发展中国家」状态。事实上,全球的收入水平、民主主义、基础教育、基本医疗、电力,等等,都呈相同趋势。这个世界曾经的确可以一分为二,但现在早已不是。全球 75% 的人口都生活在既不富裕也不平穷的中等收入(middle-income)国家,剩余的 25% 才处于极端的穷困或富裕中(集中于北美、欧洲、日本、韩国及新加坡),但绝大多数的人对此一无所知。比如下面这个问题:

❓在当前全球低收入(low-income)的国家中,有多少女孩子上完成小学教育?
A:20%      B:40%    C:  60%

 

在 Ignorance project 中,被试平均正确率仅为  7%(大猩猩们的随机选择正确率是 33%)。

💥 事实是:全球低收入的国家中,有 60% 的女孩完成小学教育,且这些国家的发展,可能远比人们脑海中想象的好:

  • 平均寿命为 62 岁
  • 大部分人口都有充足的食物
  • 大部分小朋友都能够接种疫苗
  • 大部分女孩子都完成了小学教育

低收入国家人口总数又占比全球多少呢?绝大多数人们认为是 50% 及以上,💥事实是:仅 9%,且他们的生活质量并非比媒体报道中的那些极度恶劣地区的情况差。(地球上生活质量最恶劣的国家仅包括:阿富汗、索马里、中非共和国。)

❓Q: 全球大多数人口生活在哪里?
A:低收入国家    B:中等收入国家    C:  高收入国家

 

💥事实是:91% 的人口生活在中等及高等收入的国家,他们是一群可以消费洗发水、单车、甚至是智能手机的一群人。

当今世界该如何划分?

Level 1:每天收入 1 美金(全球大约 1 亿人口处于该阶段)

  • 家里的 5 个小朋友,每天赤脚背着家里唯一的塑料桶,来回好几趟去1个小时之外的泥水塘中打水家用,回来路上还要捡拾柴火。
  • 家里三顿吃的都是玉米糊,甚至吃一辈子。偶尔收成不好,只能饿肚子。
  • 家中一个小朋友生病,没有药,一个月后夭折
  • 如果某年收成好,兴许可以屯点玉米后出售,每天收入触及 2 美金

Level 2:每天收入 2-8 美金(全球大约 2 亿人口处于该阶段)

  • 有能力购买食物、蓄养鸡
  • 小朋友有凉鞋穿,有自行车,以及更多的塑料桶
  • 每天只需去半小时外的地方打水
  • 家里有煤气做饭
  • 小朋友可以去上学,通电,但非常不稳定
  • 家里有床垫了不用睡地上
  • 但一旦家里人生病了,可能会倾家荡产,一夜回到 Level 1

Level 3:每天收入 8-32 美金(全球大约 3 亿人口处于该阶段)

  • 每天都打好几份工,一天需要工作 16 个小时,每周工作 7 天
  • 家里有自来水管,不再需要外出打水
  • 有稳定的电源,小朋友可以安心学习;装了冰箱,食物变得更加丰富多样
  • 电瓶车上下班,可以选择离家更远但工资更高的工厂
  • 某一天不小心出了轻微车祸,浪费了家里存款的一大半,小朋友的学费会受到影响
  • 家里小孩子高中毕业之后就可以找到一份比父母更好的工作
  • 偶尔能去海边旅行一次

Level 4:每天收入 32+ 美金(全球大约 1 亿人口处于该阶段)

  • 有较强的消费力
  • 一家之主有超过 12 年的教育时间(至少高中毕业),能够乘坐飞机外出旅行
  • 每个月可以有一次外出就餐的机会
  • 有汽车
  • 家里有热水

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不出意外都处于 Level 4。一个家庭想要从 Level1 到达 Level4 是非常长期和艰难的一个过程,通常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地球上所有的人类都是从 Level1 开始的,在过去的 100,000 年里,人们一直都处于 Level1,小朋友存活率非常低,甚至在近 200 年前,也还有 85% 的人口 Level1,生活极度贫困,但 200 年后的今天,仅 9% 的人口,处于第一阶段,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有了 1950年代,欧洲和北美的生活水准。

The gap instinct

世界银行「犹豫」了 17 年才正式将全球从一分为二式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更新为以上的四个阶段,但 UN 以及其他全球性组织,以及普罗大众,仍然没有这个意识。Why’s that? the gap instinct.

当我们偶尔看到关于非洲极度穷困家庭的报道时,我们会感到痛心,同时也会感受到自己的生活如此富足美好,甚至还会感叹:哎,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我们这样的生活。诺?我们总会不自觉地想象一条符合逻辑的分割线,然后把事物一分为二:他们,穷困的非洲人民;我们,现代化城市居民。

我们也就顺其自然地用这种本能的思维方式处理很多事情:好与坏,天堂与地狱,英雄与恶棍,我的国家与其他国家。当今媒体也总是倾向报道两组对立冲突的新闻,迎合人类的 Dramatic instincts,从而加剧了人们对当今社会现状认知的偏差。

如何避免掉入 the gap instinct 的陷阱

  • 记得和平均数做对比,有时候极端例子之间也存在交集。
  • 辩证的看待极端数据,想想剩下的绝大多数。
  • 当你处于 Level4 的时候,你可能看谁都是 Level1,别总是凭感觉。

 

继续阅读“我们对世界现状的认知偏差 · 人群的划分”

我们对世界现状的认知偏差

We don’t see the world as it is.  – Hans Rosling

Factfulness is his final effort to help people identify areas where 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 and spread that improvement,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educational books I’ve ever read, and I think everyone can benefit from Hans’ insights. – Bill Gates

绝大多数的我们,都在通过自身接收的信息拼凑和解读这个世界的现状,比如:贫穷不可能消失;自然灾害中丧生的人依旧很多;非洲人口平均寿命还是很短;印度家庭中单个妇女仍然生育很多孩子,等等。但这些种种「冒失」地推理,往往得出不符合事实的结论。

事实证明,我们对当今世界现状的认知,和事实存在极大的偏差。这种偏差无关乎受教育程度,无关乎职业,无关乎社会地位,无关乎经济收入,无关乎性别年龄宗教和种族,仅仅是因为我们作为人类受其进化结果的影响。

我们是如何接收信息的

这个世界充满各种讯息,超过我们大脑能够承载的最大负荷,因此我们大脑中进化出了「信息过滤器」(Attention Filter)。AF 帮助人类在吵杂讯息中,能够第一时间快速识别危险信号,我们的祖先也得以生存繁衍。现代社会不再有那么多危机性命的讯号存在,但我们保留了这个进化本能,因此即便是进化到现在的人类,依旧更关注那些较为夸张的讯息(Dramatic Information),这也就是我们认为当今社会「并非一切太平」的原因。

There’s too much information for us to process it all. That’s why we all have an attention filter in our heads. But this attention filter is hard wired to make us care more about dramatic information, which easily leads to a stressful over-dramatic impression of the world. – Hans Rosling

The ignorance project

大众对当前社会现状的认知偏差,超出了在 Karolinska Institute 执教的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教授 Hans Rosling 的想象,也很可能超出你的想象。在他发起了一次横跨全球的大规模「大众无知测验项目」中,总共有 11 道非常简单,但涉及全球发展核心方面的问题,包括:环境,健康,能源,性别,经济发展,民主主义,以及国家治理,然后在香港、土耳其、美国、英国、瑞士,等等 30 个国家,进行随机测试,取得测试结果,并与随机选择结果(大猩猩随机选择)进行对比,得出了让人忧心忡忡的结论:大众对当前当今社会发展的认知偏差,不是建立在无知的随机选择上,而是建立在一整套基于错误论据而得出的错误结论的认知体系上。

测测你的 Ignorance value

→剧透:Almost nobody knows the basic global facts!

开始测试

Dramatic Instincts

进化的结果导致现代社会的人依旧无法控制对糖(sugar)和脂肪(fat)诱惑,同样,也导致人们过度关注 Dramatic Information ,Professor Hans 定义这种行为为 Dramatic Instincts。

在 Ignorance Projects 的结论背后,他认为「拯救」「无知大众」的有效办法,是教会人们如何控制自己的 Dramatic Instincts,更理性科学地,辩证的的看待新闻报纸、公共人物、以及政府对外的公告讯息。毕竟如果理性可以帮助人们控制自己对糖和脂肪的摄入,那么控制 Dramatic Instincts 也志在必得。

Dramatic Instincts 可拆解为以下 10 个更细颗粒纬度:

  1. 一分为二,简单粗暴。
  2. 过度关注负面,忽略进度。
  3. 线性思维
  4. 恐惧本能
  5. 规模错觉
  6. 武断聚类,忽略差异。
  7. 宿命论
  8. 快刀斩乱麻
  9. 责任人大于问题原因
  10. 什么都很急


拓展阅读

Hans Rosling’s TED talks

Gapminder

Factfulness(2018), Sceptre

文化、认知与设计

一句话概要:设计必须考虑文化差异,因为不同文化背景,人们的认知也会不同。

上图为控制 PPT 的遥控器,如果想翻到下一页,你会按哪个按钮。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这个问题不知道是否困扰过你,但却实实在在困扰了 Don Norman。这位可用性研究领域的专家在一次访华的演说中,本想翻到下一页演讲内容,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犯了错误。How could it happen

他表示非常困惑与惊讶:

To me, top means forward; bottom, backward. The mapping is clear and obvious.”

于是他在现场做了小调研,问大家如果他想翻到下一页 PPT,应该按哪个按钮。出乎他的意料,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应该是按向下的按钮。这一个现象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Was this yet another example of poor design?”

之后他在世界各地进行演讲,都会顺带问一下这个遥控器的问题。没有压倒性优势的特定答案,基本都是一半一半,而且听众互相都会很惊讶对方的选择。看来每个人的答案都带着「潜意识」的属性,这一现象无疑将整个问题推向更神秘而深刻的话题:文化差异。而 Norman 则更细分的定位为:对时间的认知差异。

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时间认知

“In some cultures, time is represented mentally as if it were a road stretching out ahead of the person. As a person movies through time, the person moves forward along the time line. Other cultures use the same representation, except now it is the person who is fixed and it is time that moves: an event in the future moves toward the person.”

Norman 认为不同文化下,人们对时间的认知方式会不同。时间就像是由一个个时间点切片组成的延伸的组合。要么是我们原地不同,它自动顺着某个方式自己运动;要么它保持不动,但我们自己沿路走过。而这两种认知差异,则直接影响了我们对这个遥控器按钮的认知。

 

 

 

向上的按钮暗示着往前,但差异点在于,运动的对象是人还是 PPT。认为是人运动的一方(人往前走),也就认为向上的按钮意味着下一页;而认为是 PPT 运动的那一方(PPT 往后走),会认为向下的按钮应该是下一页。

当然,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人们对时间的认知也会不同。除了左右,还有上下(up for the future, down for the past),以及其他。比如前后 (ahead or behind ) 的关系。Does future lie ahead or behind?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过去已经过去,未来还未到来。但在南美洲印第安地区,他们却恰好相反。

When they speak of the future, they use the phrase back days and often gesture behind them.”

仔细想想,这也是一种逻辑自洽的方式呢。有人认为我们对时间的认知方式,还体现在文字的书写和阅读顺序上。母语是阿拉伯语或希伯来语的人们,更习惯从右到左的顺序,因此在他们看来,未来是从右往左流动的。

Ps:关于时间认知与阅读顺序,我个人持保留意见。我更倾向从右手盛行的文化去解释这一个结果,而至于为什么是右手压倒性左手,推荐阅读 约翰·内皮尔hand,内皮尔给出了自己的见解。虽然在从上往下从右往走的文化下,右手理论似乎就站不住脚了,但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解释。

该滚向何方的显示器

回到遥控器的话题上,当我们在设计按钮的位置的时候,我们其实是设计隐喻本身。当然,这个隐喻游戏无时无刻不出现在我们的设计选择中,并且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正确答案。

Should the scrolling control the text or the window?“

这个问题,我猜测大家都有遇到过。你个人又是如何理解的呢?苹果电脑也在这两个选择中犹豫不决,最后将决定权交给了用户。但在触摸交互出现以后,这个隐喻游戏似乎找到了符合现实经验的答案。

It was natural to touch the text with the fingers and move it up, down, right, or left directly: the text moved in the same direction as the fingers.“

当我们用手指拖动内容的时候,内容跟随我们手指移动而移动,非常的自然,非常的符合实操经验,我们不再感到困惑。奇妙地是,这件事情也就不再是隐喻游戏了,而是事实。为此,Norman 还断言这个设计终将走到最后,并成为最后的「标准」:

I predict the demise of the moving window metaphor: touch-screens and control pads will dominate, which case the moving text model to take over.“

闹心的飞机平衡显示器

平衡显示器表现的是飞机本身与地平线的关系,那么当飞机左转方向的时候,这个显示器应该如何指示。是红色的机翼模拟线转向,还是地平线转向?

如果是机翼模拟线转向,那么隐喻为:你站在机尾观察这两飞机,地平线是恒定不动的,所以你看到机翼开始转向,这叫 Outside-In ;如果是地平线转向,那么隐喻为:你是飞行员,你跟飞机的视野关系是不变的,只是飞机与地平线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这叫 Inside-Out

所以,看上去都是讲得通的。差别就在于运动的那一方是谁。而设计师在选择时,则应该顺应文化,顺应当地人的认知方式。

对设计的启示

隐喻离不开文化本身,或者说隐喻其实就是借助文化在做大概率的操作暗示。如果哪天决定打破文化的惯性束缚,请先耐心等待用户慢慢习惯这个新的东西,并逐渐成为新的文化。说到这,实在忍不住提一下上海地铁站的安全播报:「上下扶梯,请请紧握扶手,请不要看手机」,我猜手机已经成功潜入当代文化了,所以下面这个我随手画的小谜题,我约摸居住在上海的人脱口而出的答案都是一样一样的😊:

 

Reference

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 by Don Norman

Who is Don Norman?

哦,顺带提一句,Norman 原本想给这本书命名为 The Psychology Of Everyday Things, 所以中文也叫《设计心理学》,各位感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