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 是 UX 的充分条件

UI 是 UX 的充分条件。UX 不等于 UI,但 UI 绝对属于 UX 范畴。

微软 UX 顾问 Madeline Schenck 在 19 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来表述 UI/UX 的差异。本以为这是个老掉大牙的话题,根本不值得再去反复讨论,但随着公司对设计师 Tilte 的转变(统分为:体验设计师+创意设计师+用户研究),让这个本以为已经是行业常识的概念,又逐渐变得更加模糊。甚至因为少了职位(UI/UX)差异,我认为这个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甚至会到最黑暗的时刻。

我常常觉得自己不善言辞,找不到合适的表达,准确的传递自己内心所想。幸运的是,我总能找到表达能力更好的人,说出我的心声。

以下文字为我的翻译文,原文地址:https://devblogs.microsoft.com/premier-developer/ux-is-not-ui-but-ui-is-definitely-ux/

继续阅读“UI 是 UX 的充分条件”

给你表演一个1秒睡着,晚…

每个人入睡的状况都会不同,但 Matthew Walker 在 Why we sleep 中,提出了普世的有效方法,亲测有效。

别数羊了

UC Berkeley 大学的 Allison Harvey 做过一项研究表明,数羊不仅无法帮助你快速入睡,只会让你更难有睡意。那一群被你数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羊,可能会让你不自觉想起那些个撸串的日子。

…made it harder to fall asleep, and it took you longer to fall asleep.

试试想象一下美好的画面

Harvey 说数羊不凑效,但你想象自己一个人平静的走在幽静的乡间小路,倒是屡试不爽。这种想象,让你的身心得以平静,逐渐唤起睡意。

like a hike in the woods or if it’s a walk down on a beach that you do on vacation.

冥想是真的有用

我们一直在强调 be in the moment 的价值,冥想则是帮助我们活在当下,不再去为过去的遗憾缅怀,也不再为不确定的未来焦虑,只关注当下,感受自己的身体的真实存在感,控制自己的大脑与身体的链接,以达到 be in the moment 的效果。

找到睡意是一种技能,是自由意志可控的。经常练习如何让大脑与身体对话,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入睡。

Charlottesville 的脑神经科学家 Chris Winter 致力于睡眠研究,他自己就是冥想的铁粉,他说道:“The ability to settle your mind and initiate sleep is a skill,The more you practice it, the better you’ll get at it and the more confident you become.”

褪黑素并非万能

褪黑素帮助人们入睡,在倒时差方便表现优秀。但对于不倒时差的情况,褪黑素的作用则存在争议。我们身体本身会分泌褪黑素,额外摄取过多的褪黑素则会打乱身体的机能。

药物干预下的睡眠与真实睡眠,是有差异的。

睡眠其实是一种状态,睡眠中的人们,身体处于静息状态,但身体机理并没有停止,大脑忙着清理白天产生的垃圾,损失的肌肉忙着自我修复。我们的睡眠可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半段中,身体分泌生长素;后半段中,则是做梦期。药物干预下的睡眠,是无法进行这些活动的。

药物干预的确可以让你入睡,但与积极入睡是有差别的,包括醉酒入睡也一样有差异。

保持稍低的室内温度

身体降低 2-3 华氏摄氏度才能进入睡眠状态,所以确保房间的室内温度在 65华氏度以下。穿上袜子睡觉是个明智的选择,袜子会帮助你身体更快速的降温。

找到自己合适的方法,然后执行。

可以尝试各种科学有效的方法帮助自己睡眠,但最重要的是,找到合适自己的方法,逐渐形成条件反射,或者是安慰剂的效果。比如一看到心爱的 Teddy 就知道今晚肯定会睡得很香,那么 Teddy 就是你的安慰剂。Walker 说到:“安慰剂效应,是神奇的。一些心理上的暗示,的确可以让我们的大脑产生生物变化,从而达到某种不可解释的效果。”

参考文章:

Allison Aubrey, 2020, Sleep Better With These Bedtime Rituals

拓展阅读:

Tara Brach, 2019,  Radical Compassion: Learning to Love Yourself and Your World with the Practice of RAIN.

Matthew Walker, 2017, Why We Sleep: Unlocking the Power of Sleep and Dreams.

对于「用户研究」的常见误解

– 本文章属于 Fight for User Research 系列 –

英文原文:uxmatters.com/mt/archiv

用户研究(User Research)虽然已非常成熟,但对于用户研究的价值,以及具体如何通过用户研究方法去理解用户,挖掘用户需求,业界仍旧存在一些常见的误解和迷思。

误解 1: 用户研究总是能提供惊艳的发现。

刚接触用户研究的人,总是对于用户研究本身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通过这个方法,就能找到未被发现的重要事实,惊艳四座。有时候为了说服客户或项目组增加用户研究环节,我们通常会不自觉地夸大其作用和效果,以至于对方产生不切实际的期待。

真相:用户研究的核心价值是提供有用的信息,其中有可能会包括一些惊艳的洞见。用户研究确实有可能会揭示一些之前没有发觉的,但又非常有价值的信息,但通常而言,其揭示的事实很可能都是一些常规的,甚至跟你之前的个人猜想和假设相符合的。项目组成员由于长期投身于业务之中,对用户有自己的理解和认知,所以要么他们会高估自己的认知,并把这些认知用于辅助自己做决定;要么他们会认为这些是常识,不具备任何价值。用户研究揭示的那些事实,则恰好是平衡这两种极端情况,让项目组成员更客观冷静地看待事实。

用户研究的目标不是去挖掘不为人知的惊人秘密;用户研究的目的,是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和认知我们的用户:他们的目标是什么,他们使用什么样的工具,以及他们的工作环境。这些事实无所谓是惊艳的还是已知的,对于后续做设计决策都是非常重要的支撑。

误解 2:用户研究可以指导我们该如何设计。

提供设计决策的依据,跟提供直接的设计方案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用户研究的作用是前者,不是后者。

真相:用户研究是提供有价值的用户信息,帮助产品设计师更全面的了解和认知用户,它并不能提供解决方案。解决方案需要结合用户研究提供的信息,以及其他相关信息(市场数据、行业数据、人类学数据,等等)做出综合的判断。设计方案是迭代出来的,不是用户调研出来的。

误解 3:用户研究就是随机搜集用户的常规信息。

用户研究之前,我们往往不可能知道我们会拿到什么样的信息,所有很多新手用户研究员会先入为主的认为,用户研究就是搜索用户的常规信息,看到什么就记录什么。

真相:用户研究之前,请明确你的调研目的。没有明确调研目的话,你会发现可被记录的信息实在太多了,到最后可能就是一堆信息,不知道如何下手。当然,理论上来说,提前去收集所谓的全部信息是可行的,前提是你提前定义好信息的结构,以备后续使用。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我们通常在有限的预算、有限的时间内去搜集有限的用户的信息,所以一定要提前设计好你的调研,你希望获得用户哪方面的信息。比如工作环境是什么,比如用户自己是如何解决某个难题,等等。

误解 4:用户研究就是去问用户他们想要什么。

有的人会认为,用户研究就是去问用户他们想要什么,遇到了什么问题,以及他们期待的解决方案。这种方式更像传统软件开发商做需求及市场调研的做法,他们会在这个过程中去咨询用户对新功能的意见和反馈。但用户研究不是这样的。

真相:用户研究旨在探索用户需求。用户研究过程中,我们确实可以看到用户的明确诉求,但不是通过直接提问的方式,而是在我们采访和观察中用户在真实坏境中的行为看到的,但这些结论不是目的,而是素材,最终帮助我们去推理用户的真正需求,然后我们根据用户的需求去设计产品,之后再通过可用性测试来验证我们的假设和解决方案。

用户研究强调观察法和采访(interview),而不是问答(ask),因为问答存在以下缺陷:

1)用户很难准确口述自己的行为,所以不如真实的操作来得准确和直接。

2)用户不具备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他们非常了解自己遇到了什么困难,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3)对于潜在的需求,用户也几乎不太可能给出有效的反馈。这完全需要用户自己靠想象去揣测自己是否会遇到这个困难,以及这个新功能能否解决这个想象出来的困难。

用户研究通过自然观察法,挖掘用户的潜在需求;通过访谈,更好的了解用户的处境。两者结合后,我们再去做产品设计,以解决用户痛点,满足用户需求。

误解 5:不要听用户的,用户研究没用。

如果你认为用户研究就是问用户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他们想要什么的话,确实限制了产品设计的创造性。但用户研究不是,所以也自然不会限制设计师的创造力。

真相:用户研究提供生产资料,生产资料促进生产,而不是限制。用户研究不能直接得出结论,而是去搜索有用有效的信息,所以它并不妨碍创造性地提供解决方案。老话说得好,「需要是发明之母」,需求促进创新,而不是限制。

误解 6:不要听用户的,用户研究没用。

正如前面所说的,用户很难觉察自己真的的需求是什么,也很难自己想出解决办法来,所以会有人提出较为极端的言论,即:「不要听用户的」,以至于后续发展为「用户研究没用」。有一些设计师信奉自己的判断,觉得根绝自己的诉求去做设计就可以了,且常常引用乔布斯以及福特先生的名言来证身。事实上,「不要听用户的,用户研究没用」是一种误导。

真相:我们探索的是绝大多数人都受用的方法和框架,所以用户研究的价值不可忽略。与其说「不要听用户的」,还不如说「不要只听用户的」。聆听,是用户研究中很重要的一个手段,我们仔细听用户描述他们遇到的困难,他们在操作过程中的情绪变化,等等,随后深入思考背后的含义和真实诉求。拿福特的案例来说的话,我们可以先观察用户如何骑马车,以及问他们为何需要一匹更快的马,以反推出他们想要快速到达某个地方的诉求,从给发明公共交通或者私人汽车。

误解 7:用户研究耗费太多,也耽误时间。

磨刀不误砍柴工。有时候我们无法推进一个设计方案,不是因为方案本身不够好,而是大家内心对用户的需求没有达成共识。各自怀揣自己的假设去评估一个方案,当然很难达成一致,且止步不前。

真相:对用户的正确认知,是一切的基础。用户研究确实消耗资金和时间,但反反复复无意义的讨论,导致项目延期,本质也是一种高成本的消耗。消耗不可怕,关键在于投入产出比是否划算。用户研究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一套成熟的方法和框架,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和认知用户。如果项目组不愿意花时间去做所谓的用户研究,那么也需要花时间找到一个可以达到同样目的的替代方法。

误解 8:用户研究就是可用性测试。

刚开始接触用户研究的设计师,往往最先接触到的是可用性测试。就会形成用户研究=可用性测试的错误认知。

真相:用户研究包括但不限于可用性测试。也许设计师们都有这个常识,即可用性测试只是用户研究的一个部分,但并非所有人都这么理解。认为用户研究=可用性测试的,也许大有人在。所以设计师除了执行用户研究以外,对外科普用户研究也是一个重要的责任,只有当我们的合作伙伴,上级,客户真正理解了这套科学的方法,他们才能理解为什么用户研究是从项目立项就开始,一直延续到下一个迭代。

误解 9:实地研究能够 100% 还原真实的状况。

实地观察用户在实际环境中如何工作和生活,肯定会比邀请他们到实验室更真实。但实际情况来看,当用户知道自己正在被观察或记录的时候,他们的表现往往会异于平常。

真相:请用户研究员们一定记住,即便是不干涉用户为前提的实地观察,也是有别于用户的常规表现的。一定要保留这个意识,尽最大可能做好 0 存在感,并且辩证地看待一些易于常规的状况。

误解 10:用户研究嘛,做做总比不做好。

如果你无法说服项目经理实施一套完整的用户研究,那就做个简单的问卷调查也行啊,做做总比不做好,说不定会收集到有价值的信息。

真相:say no is a better choice。实施一套完美的用户研究方案,依赖天时地利人和,所有有时候会走捷径,或做阉割版。但这是一个风险很大的事情,耗费常规用户研究一半成本的调研,拿到的数据不一定就是有效数据的一半。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尽量说服负责人预留完整的用户研究方案所需的时间,如果不行,索性不作更好,不要给非专业人士留下一种,随便做做也是做的错误印象。

扫除迷思,正确认知用户研究才是王道。

让客户或项目负责人充分理解用户研究的价值,并设定合理的理性的期待,是用户体验设计师启动用户研究前必不可少的功课。意识到用户体验重要性的人,越来越多,但他们以为的用户体验,可能跟专业领域定义的用户体验有偏差。市场给了体验设计师发挥的机会,但设计师万不可自己乱了脚步,坚持科学的、专业的做法,才是长久之计。

系列文章:

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


原文:

Jim Ross, 2015, 10 User Research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拓展阅读:

Isabelle Peyrichoux, 2020, 10 Best UXmatters Articles on Foundational User Research.

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

– 本文章属于 Fight for User Research 系列 –

可用性测试几乎耳熟能详,但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可能会稍显模式。但从随着产品和设计工作结合越来越紧密的现状来看,后者显得越来越重要。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执行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呢?

答案:以可用性测试框架为基础,只需稍微改动一点点即可。

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 v.s 可用性测试

测试产品策略的可行性,跟测试设计方案的可用性,是完全不同的。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通常在项目前期,设计正是开始之前,用以探索整个产品大方向的可行性;可用性测试则是对于特定任务的,鉴定其用户体验的方式,通常在设计开始之后。

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与可用性测试在测试方式上非常接近,所以我们只消稍微改动一下,就能完成。但设计师必须非常清楚这两者的本质差异,避免在执行过程中走偏。

为什么要用快速原型去测试产品策略可行性?

  1. 一个快速原型,可以帮助用户在操作中更好的表达自己的诉求。纯文字的抽象沟通对用户而言门槛太高。
  2. 快速原型成本低,迭代快,适合前期的探索。
  3. 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设计师尽早给点东西出来,索性一举两得。

执行框架

1:1 的定性调研通常都遵守相同的框架(图1),产品策略可行性测试与可用性测试相比,存在以下 2 点特殊性:

1)访谈:你需要去设计一些能启发用户回答更高层次的问题,而不是可用性层面的。

2)任务还原准备(测试任务的设计):不做提前预设。

图1

具体执行建议如下:

设计策略依托于产品策略,产品策略是一切后续工作的基础。不管是用上述的方法,还是借助其他方法论,设计师通过科学的用户体验研究方法,提前介入产品和业务,推进项目往正确的方向挺进,都是用户体验设计价值的范畴。

系列文章:

 

 

参考资料:

Michael Hawley, 2012, uxmatters.com/mt/archiv

拓展阅读:

Isabelle Peyrichoux, 202010 Best UXmatters Articles on Foundational User Research.

什么是“Growth Hacking”

三句引言定义什么是“Growth Hacking”

在近2年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Growth Hacking”。不是因为自谕专家,事实上恰恰相反,我发现我算不上一名“Growth Hacking”。

我是做传统市场营销的,在我到达自己事业的巅峰时期(负责American Apparel的市场营销工作,这是一个略带争议的服装零售店,已经在20个国家入住)时却遇到了瓶颈:我发现自己的工作方法慢慢就要过时了。这让我很焦虑。

为了提升自己,重新去认识和迎接未来的工作,我着手开始学习“Growth Hacking”,甚至因此还出版了《 Growth Hacker Marketing: A Primer on the Future of PR, Marketing and Advertising》

在此我将引用三句能体现这门新型市场科学本质的引言。希望读完后的您,能磨刀霍霍。

  • “Make stuff people want.” – Paul Graham

也许这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了。产品不能索然无味 – 必须是具备话题性和传播性的。没有哪一个做市场营销的人有能力去改变一个有缺陷的产品,但聪明的市场人员通常会尝试去补救。

比如Instagram。当初起家于Burbn,一家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应用(当时支持拍照功能)。随着产品的发展,创始人发现用户对该应用的照片和筛选功能情有独钟。因此他们加大了这个功能的宣传工作,瞬间就引起了市场的响应。
10万的用户在一周内又重新回到了Instagram,18个月后,Instagram就以1亿美金的高价被收购了。

还有比这个更具备市场营销案例的典型性么?

  • “It’s a mindset not a toolkit.” – Aaron Ginn

在早些时候,Twitter总是能吸引很多新用户,但是大部分的用户只是随便转转就离开了。但是他们发现第一天登录Twitter并且会关注5到10账号的用户,停留时间会大大延长。所以Josh Elman和他的团队为新用户设计了“推荐关注”这个功能。不仅如此,这个新功能也因为备受话题性而达到了额外的宣传工作。

Twitter这样的案例不多见,能找到这么好的解决办法的案例也不多。换句话说,相对于解决问题的方案本身而言,整体的考察和规划显得更加重要。Twiiter案例告诉我们:Retention trumps acquisition (借题发挥)

“Growth Hacking” 其实是一种多变的心态,大体可以罗列为:数据研究,市场拓展能力,创造能力,不按“常规出牌”的思路。你如果去咨询100个“Growth Hacking” 他们的秘密武器是什么,也许会得到100个不同的答案。但是这些秘密武器不管是什么,之中都有一个共通的特征 – 花最少的成本,收获最大的利益

如果你能拥有这种心态,并且开始改变自己分析和解决问题(机遇)的方法,你会发现这将成为你伟大的财富。和投资者,媒体间的关系如同程序语言,技术培训一样,是需要特殊技能才能做好的领域。“Growth Hacking” 的心态,贯穿在所有的情形之中,且屡试不爽。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就职于哪家公司,正在为什么产品做市场。

  • “I prefer the discipline of knowledge to the anarchy of ignorance. We pursue knowledge the way a pig pursues truffles.” – David Ogilvy

Dropbox 之前一直靠在网页上点击付费的形式拉取新客户,但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花300多美元才换来一个新用户将不再是一个可持续的策略,于是他们转向新的方式— 用户可以邀约自己的朋友来注册dropbox,同时将被赠与更多的免费空间(当然,还有一系列的产品来奖励用户)。不出所料,效果非常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Dropbox的用户注册量直接飙升60%,迄今为止,Dropbox35%的用户都是通过邀约加入使用该产品的。

这就是科学的方法取胜的最好佐证。凭着直觉或预感,动用上千万的资金的项目不再需要借口,只要你能一直跟踪广告带来的后期效果,并且了解用户在网站上留下的足迹,了解用户的真实反馈。没人定义说市场不能是一门艺术,但是科学确实能指导正确的方向,以免破财又走弯路。

  • Who can I ask for help?

话说回来,目前还是有一些不错的“Growth Hacking”。就我个人而言, Andrew Chen (talk to him on Clarity), Jesse Farmer (talk to him on Clarity) 和 Sean Ellis (talk to him on Clarity)的随笔对我影响颇深。同时我也采访了一些世界上优秀的“Growth Hacking”。
以上3条引言差不多是“Growth Hacking”的核心思想。希望对读者有帮助。

————————————————————————————————-
关于作者:Ryan Holiday 畅销书作者,最新作品《 Growth Hacker Marketing: A Primer on the Future of PR, Marketing and Advertising》主要介绍营销行业的一些非传统方法。他每个月也会推荐一些好书。

原文地址:http://blog.clarity.fm/an-introduction-to-growth-hacking-3-quotes-to-explain-the-future-of-marke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