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世界现状的认知偏差

We don’t see the world as it is.  – Hans Rosling

Factfulness is his final effort to help people identify areas where 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 and spread that improvement,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educational books I’ve ever read, and I think everyone can benefit from Hans’ insights. – Bill Gates

绝大多数的我们,都在通过自身接收的信息拼凑和解读这个世界的现状,比如:贫穷不可能消失;自然灾害中丧生的人依旧很多;非洲人口平均寿命还是很短;印度家庭中单个妇女仍然生育很多孩子,等等。但这些种种「冒失」地推理,往往得出不符合事实的结论。

事实证明,我们对当今世界现状的认知,和事实存在极大的偏差。这种偏差无关乎受教育程度,无关乎职业,无关乎社会地位,无关乎经济收入,无关乎性别年龄宗教和种族,仅仅是因为我们作为人类受其进化结果的影响。

我们是如何接收信息的

这个世界充满各种讯息,超过我们大脑能够承载的最大负荷,因此我们大脑中进化出了「信息过滤器」(Attention Filter)。AF 帮助人类在吵杂讯息中,能够第一时间快速识别危险信号,我们的祖先也得以生存繁衍。现代社会不再有那么多危机性命的讯号存在,但我们保留了这个进化本能,因此即便是进化到现在的人类,依旧更关注那些较为夸张的讯息(Dramatic Information),这也就是我们认为当今社会「并非一切太平」的原因。

There’s too much information for us to process it all. That’s why we all have an attention filter in our heads. But this attention filter is hard wired to make us care more about dramatic information, which easily leads to a stressful over-dramatic impression of the world. – Hans Rosling

The ignorance project

大众对当前社会现状的认知偏差,超出了在 Karolinska Institute 执教的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教授 Hans Rosling 的想象,也很可能超出你的想象。在他发起了一次横跨全球的大规模「大众无知测验项目」中,总共有 11 道非常简单,但涉及全球发展核心方面的问题,包括:环境,健康,能源,性别,经济发展,民主主义,以及国家治理,然后在香港、土耳其、美国、英国、瑞士,等等 30 个国家,进行随机测试,取得测试结果,并与随机选择结果(大猩猩随机选择)进行对比,得出了让人忧心忡忡的结论:大众对当前当今社会发展的认知偏差,不是建立在无知的随机选择上,而是建立在一整套基于错误论据而得出的错误结论的认知体系上。

测测你的 Ignorance value

→剧透:Almost nobody knows the basic global facts!

开始测试

Dramatic Instincts

进化的结果导致现代社会的人依旧无法控制对糖(sugar)和脂肪(fat)诱惑,同样,也导致人们过度关注 Dramatic Information ,Professor Hans 定义这种行为为 Dramatic Instincts。

在 Ignorance Projects 的结论背后,他认为「拯救」「无知大众」的有效办法,是教会人们如何控制自己的 Dramatic Instincts,更理性科学地,辩证的的看待新闻报纸、公共人物、以及政府对外的公告讯息。毕竟如果理性可以帮助人们控制自己对糖和脂肪的摄入,那么控制 Dramatic Instincts 也志在必得。

Dramatic Instincts 可拆解为以下 10 个更细颗粒纬度:

  1. 一分为二,简单粗暴。
  2. 过度关注负面,忽略进度。
  3. 线性思维
  4. 恐惧本能
  5. 规模错觉
  6. 武断聚类,忽略差异。
  7. 宿命论
  8. 快刀斩乱麻
  9. 责任人大于问题原因
  10. 什么都很急


拓展阅读

Hans Rosling’s TED talks

Gapminder

Factfulness(2018), Sceptr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