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世界现状的认知偏差 · 世界在进步吗?

We don’t see the world as it is.  – Hans Rosling

Factfulness is his final effort to help people identify areas where 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 and spread that improvement,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educational books I’ve ever read, and I think everyone can benefit from Hans’ insights. – Bill Gates

❓以下陈述你比较同意哪一个?
A: 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   B: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差  C:这个世界一直都差不多

在 Ignorance project 中,大部分的人都感觉这个世界似乎越来愈糟糕。

当我们在讨论当今世界的发展趋势是好是坏的时候,我们通常讨论的是整个人类的进步(human progress)。人类的进步可关注两个重要的指标:极度贫困人口占比以及人类平均寿命。

极度贫困人口占比

❓近 20 年里,全球处于极度贫困的人口占比的变化是?
A: 几乎翻倍     B: 没怎么变化     C: 几乎降低一半

还记得上一篇文章中提及到的 Level 1 吗?1800 年的时候,85% 左右的人类都处于这个阶段,食物紧缺,直到 1966年才整体变好,2017年则仅剩余 9% 左右的人口。20 年前的你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跟现在比呢?你的感受正是近 20 年来全球发展的真实写照。

人类平均寿命

❓ 现在人口的平均寿命是?
A: 50岁       B:60岁        C:70岁

1800 年,小朋友的存活率仅 50%,长大成年后也基本在 50-70 岁之间去世,全球的平均年龄为 30 岁左右,但现在全球的平均年龄已提升到 70 多岁,其中日本以 72.3 岁位居全球之首,比平均寿命为 42 岁的 Lesotho 高出 30.2 岁。备注:1960年的全球平均寿命的突然下跌,主要受中国的影响。

但知道这个事实的人们依旧不多,且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们,对这个事实的
认知偏差越大(他们通常认为是 60 岁),具体如下:除了极度贫困人口占比人类平均寿命两点以外,诸如奴隶制的废除,石油泄漏占比,造价成本高的光伏电板,HIV 感染比例,5 岁儿童死亡率,暴力死亡数,死刑国家占比,以及加铅汽油的废除国家占比,等等方面,都在往更好都方向发展,具体如下:


全球的发展不是一味的追求更高的收入,更长的寿命,而是有更多的自由去过我们想过的生活,享受艺术带给我们的精神愉悦。

The negativity instinct

在如此明确的数据面前,为何人们仍然对当今社会发展的现状忧心忡忡?这又回到第一篇文章中提到的:相对于安全的好的信息,我们本能地更关注那些危险的不好的信息。同时以下原因加剧了人们的焦虑:

1. 对于过去的悲痛回忆,人们通常会人为地夸大其程度
2. 新闻媒体的针对性报道
3. 习惯性的不愿承认事物发展本该越来越好

比如近期不断报道的美国的枪击事件,看上去这个国家的犯罪率似乎越来越频繁,但如果从数据来看,可能没那么糟:
世界正在变好,不代表严峻的全球变暖问题不是问题,不代表战争不会随时爆发;世界正在变好,不代表职场性别歧视不复存在,航空事故发生率降低为 0 ;世界正在变好,是从基本的人类发展角度来看,其生活质量和水平的提升,仍然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As a possibilist, I see all this progress is possible. This is not optimistic. It is having a clear and reasonable idea about how things are. It is having a worldview that is constructive and useful. – Hans Rosling

如何避免掉入 the negativity instinct 的陷阱

  1. 更好的也可能不是最好的:进步的不代表是完美的,发展中的事物通常都具备双双面性。
  2. 新闻倾向于报道不好的消息,而好的事情正在发生,只是你没有注意到。
  3. 新闻反映的是问题,但不代表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糟糕。
  4. 客观冷静地看待历史,以及历史和今天的对比。

 

拓展阅读

Hans Rosling’s TED talks

Gapminder

Factfulness(2018), Sceptre

 

 

 

 

 

关于睡眠

睡眠与学习

优质的睡眠是人类学习的保障。

我们都知道,在学习和记忆之后,人类往往需要睡眠来辅助存储之前习得的知识,而事实上,足够睡眠的大脑也是学习的前提。如果我们把大脑比作一块海绵,那么睡眠即保证这块海绵完全干燥,以最大限度的吸收新的水分;而不充足的睡眠,则会导致海绵负载而很难吸收新水分。Matt Walker 曾为了验证 Pulling the All-nighter Was A Good Idea 假说的有效性,做了以下实验:

将一群被试分为两组:睡眠组(控制组)和无睡眠组(对照组)。睡眠组给予 8 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而无睡眠组则彻底不允许睡觉,在没有任何咖啡因的帮助下,硬撑一晚上。第二天,让这一群被试学习新知识,并在学习过程中,时刻通过 MRI 观测大脑活动,最后测试两组被试的学习成果。实验结果证明,无睡眠组相对睡眠组测试通过率低于 40%

我们都知道,在人类大脑的左右两侧,分别有一个海马体。海马体就像人类大脑的信息存储条,时刻存储人类捕获的新信息。在上文提到的测试中,睡眠组的海马体非常活跃,而无睡眠组则几乎没有任何信号产生。睡眠的缺失,直接导致了海马体的休眠,无法接受任何信息,也就无法记忆新的知识。

睡眠的作用无可厚非,但睡眠本身也存在质量差异。Matt 检测了睡眠组在睡眠过程中大脑的活跃并发现,深度睡眠过程中,会产生非常明显而有力的大脑讯号(Sleep Spindles),这些信号就像记忆的传送带一样,将短期记忆(Short-term Memory)输送到大脑更深层的地方,转化为长期记忆(Long-term Memory)。Sleep Spidles 的强弱很可能是学习能力强弱的表征。

我们都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或大脑疾病的恶化,人们学习和记忆的能力也随之下降(甚至消失),同时还伴随着明显的物理特征:睡眠质量的下降,或者说深度睡眠时间变短,继而导致 Sleep Spindles 信号的减弱或消失。遗憾的是,药物或者酒精的辅助睡眠,并不能带来任何有价值的帮助。

The disruption of deep sleep is an under-appreciated factor that is contributing to cognitive decline or memory decline in aging.(Matt,2017)

睡眠与免疫系统

一项全球性实验 Daylight Saving Time 召集了1.6 亿来自 70 个不同国家的被试,对比了他们夏令时和冬令时期间,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对比。夏令时心脏病发病率较冬令时高出 24%;而到了冬令时,心脏病发病率则降低 21%。除此外,车祸率、自杀率也表现出相同的趋势。

注:夏令时少了 1 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实验表明,人们在少于 4h 的睡眠之后,免疫系统受到明显冲击。Natural Killer Cell[2] 活跃度下降 70%,这无疑也提升了患癌的风险。常见于肠癌,前列腺癌,以及乳腺癌的发病率。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宣称所有形式的夜间工作都会因为睡眠节奏的失调而致癌。

The shorter you sleepthe shorter your life.(Matt, 2017

在一项实验中,对照组为一群健康的成年人,在他们被要求一天最多睡 6 个小时。实验组同为一群健康的成年人,他们每天的睡眠时间为 8 个小时。一周后对他们的基因进行检测并对比发现:711 条基因受到了影响,一半的活跃度下降,而另一半反而上升。活跃度下降的基因,与免疫系统相关;活跃度上升的基因则与肿瘤、慢性炎症、压力、以及心血管疾病有关。

睡眠质量的提升

1.规律性

保证每天睡眠的规律性,无论是工作日或者周末,需要保证睡眠的质量和数量的一致性。所谓的 Recovery Sleep (回笼觉)不会帮助我们快速调节失调的生物钟。

Its because human beings are so the only species that deliberately deprive themselves of sleep for no apparent reason. (Matt,2017)

睡回笼觉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健康风险。科罗纳多大学的助理教授 Christopher Depner(2019) 及他的同事做了以下实验:控制组为每天 9 小时的睡眠;对照组为工作日 5 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周末则不受任何限制。为期 9 天的实验后发现:对照组表现出更多的食物欲望,从而导致肥胖。同时,周末睡回笼觉的对照组,不规律的睡眠导致他们血糖调节能力的下降,继而导致糖尿病的患病风险的提升。

2. 适宜的室温

人类在睡眠过程中,体温会下降 2-3 华氏度,所以适当的低温环境,更有助于睡眠。通常为 65 华氏度(18 摄氏度)。

P.S. 说起温度,女性在数学及演讲相关的活动中,随着温度上升其表现反而下降。最佳的环境温度会比男性更低,大概为 70 华氏度(26 摄氏度)。因此呼吁男女生分开 SAT 测试的呼吁正在激烈的讨论中。

 

Reference

Matt Walker(2019), Sleep is Your Power, TED.

Matt Walker(2017), Why We Sleep, Scribner.

Scientific American(2019), Weekday–Weekend Sleep Imbalance Bad for Blood Sugar Regulation.

Scientific American(2019), Icy Room Temperature May Chill productivity.

Young and Useful

如果我说大部分人成年之前的时光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我想很多人都不会反对。对于小朋友们而言,那是一段 young and beautiful yet prolonged 的时光。相应的,作为父母,担负责任的岁月也随之变长。这一现象,乍一眼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处。

从进化论的角度去反思,我们人类之所以会有这么长的待成年期,铁定是有其进化意义的(当然不是让父母累得半死),那会是什么呢?

灵长类动物相对其他动物,拥有较长的孩童时期(从出生到成年之间的时期)。而同类的其他哺乳动物,从出身到断奶,再到性成熟则相对迅速很多。灵长类科学家 Katherine C. Mackinnon[1] 研究证明,大多数哺乳类动物会经历占比一生 25% – 35% 比例的青少年期(juvenility)。其中以红毛猩猩为例,小猩猩出生后前 5 年被定义为婴儿(infants)期,接下来的 10 年到 12 年(也就是17岁之前),则被定义为青少年期。从整体的寿命年限或体型变化两个维度来看,无不证明所有的猿类以及大部分的猴类,均表现如此。

无法自力更生

人类在所有动物中,我们出生时需要的依赖最多,时间也最长。刚出生的婴儿,几乎就是发育尚未成型的胎儿,神经系统也没有互相连接,极度依赖他人照顾,根本无法自立,甚至连灵长类动物出生时最基本的攀爬行为都无法完成(必须被动抱住)。而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晚成雏[2]以及幼态持续[3]特征,无不给父母以及孩童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带来深远的影响。

人类学家 Meredith Small[4] 研究认为,更长的孩童时光则意味着父母更长期,更复杂的养娃时期,这也导致父母无论是在生理还是心理层面,都跟下一代紧紧地交织在一起,相伴一生。父母需要为孩子的衣食住行负责,还需要安排子女的教育。甚至成年后为他们担负买车买房的支出,也不足为奇。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这些看上去对于父母而言,投资回报率如此低的事情,又该如何从进化论角度去解释?

假说

其实,我们的祖先其实并不这样。科普作家 Chip Walter[5] 认为,大约在 100 年前,自然进化的结果,让小孩子多出了 6 年的时候,帮助他们从婴儿期过渡到成年前期,这 6 年也就是青少年期。科学界对此的解释也暂未达成一致。

其中一种解释为:幼年期的早期人类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学习求生技能,比如沟通方式,比如使用工具。但如此耗费父母精力,甚至可能拖累整个群体的结果,如果只是为了让孩童可以学习技能,难免牵强。如果我们按照当今青少年的现状为前提去反推原因,可能永远都找不到合理的答案。

另一种理论是推翻这个前提,即认为祖先们在青少年时期,并非只是学习知识和技能以及无忧无虑的快乐成长;青少年时期的受益者也并非孩童本身,而是其父母。人类学家 Barry Borgin[6],Kristen Hawkes[7] 和 Anne Zeller[8] 均表示认同这个前提,并推演出以下结论:对于往往生育很多的那个年代,青少年期的孩童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青少年的孩童可以扮演保姆的角色,帮助母亲照顾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因此母亲可以生育更多的小孩;青少年的孩童还扮演者重要劳动力的角色。

在很多文化里,孩子在 7 岁就开始帮家里干活:照顾家里的牲畜,清扫厨房,捡柴火,洗衣服,做饭,甚至在市场上去卖东西。当然,绝对大多时候,他们都是帮助母亲或者其他女性照顾比自己更小的小孩子。UCLA 的人类学教授 Thomas Weisner[9] 曾研究过 186 个社会团体,结果显示母亲并非是照顾幼小子女的最主要的角色,而是更大一些的孩子。我们可以想象,那个时候的青少年们,每天出入于各种年龄层混杂的小孩圈,互相帮助、学习,交流。有点像今天幼儿园的感觉。

双赢

这就是大自然的安排。对于那些技能要求比较低的活,交给小朋友们去做简直太合适不过了。在墨西哥传统的玛雅村庄(Mayan Villages ),小孩子不进需要照料家庭,还需要去市场上摆摊。人类学家 Karen Kramer[10] 认为,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小孩,自我意识更强,他们通常都非常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也能意识到自己对于整个家庭和社区的重要性。更有意思的是,这种文化下的父母相对于西方工业发达国家的父母而言,更少产生焦虑,失落的情绪,也不会有精疲力尽的感觉。

在西非国家,孩子甚至 3 岁左右就要开始帮忙了,这也就有了 A Man With Children Can Never be Poor 的说法。孩子是家庭的资产,他们被关爱,也被重视。他们自己也因为能为家庭做贡献而感到快乐和欣慰,他们让自己的父母更加富裕。

西方社会

人类学家 Wednesday Martin[11] 在她的最新著作”Primates of Park Avenue”中写到,工业化西方国家的父母则完全拒绝了进化给他们带来的恩赐,主动认为自己的孩子在成年之前理所应当什么都不做,享受父母给他们安排的一切就好。当今的孩子们,很难有机会处在各种语言、各种技能、各种年龄段的群体中成长,学习。通常都是 2 岁左右就被送到了幼稚园(目前看来最有效的找到同龄晚玩伴的地方),跟他们年龄相仿的一群陌生小孩子们成长,也需要适应完全不认识的成年人老师(老师还不一定真的关心这一群陌生的小孩子)。

小孩子们似乎默认就被剥夺了家族们一起教会他们实用技能,通过耳濡目染的方式学会交流和语言,而是要去「专门」的学校,靠不断重复(比如「哒哒哒」「猫猫猫」)来学习语言。

同时,小孩子也不再是围着母亲和家庭转,而是父母围着子女转,一切以子女为中心。一位典型母亲的一天,几乎都是被帮孩子铺床,帮孩子煮特定儿童餐,收拾做完儿童餐的厨房,等等事情占满。当然,你也可以花钱让别人来帮助你做。

Meredith Small 认为,在人类世(Anthropocene),也就是我们当今的社会,孩子是「精贵却无用的」(priceless but useless)。西方人有自己的价值观,导致子女为先(Descendent Worship)的现状,而在其他很多文化里,仍然保持长辈为先(Ancestor Worship)的习俗。

接盘的母亲

父母们疲惫、吃力的养着自己的孩子因为孩子们本身完全不用为养活自己操心。这一与进化初衷相反的社会现象,也给母亲们带来独特的生态、经济和社会环境。无忧无虑的同年是富裕的现代西方发明的产物,认为照顾孩子、陪伴孩子主要是母亲的责任,也是现代的产物。人们认为母亲除了要负责让孩子活过婴儿期,也要负责他们整个童年期的幸福,甚至为他们一生的成功负责。就算母亲不是唯一的负责人,人们也会认为母亲的比重最大。

 

注解:

[1]Katherine C. MacKinnon: 研究灵长类动物社会行为的生物人类学家。研究焦点包括婴儿、青少年的行为发展,特别是卷尾猴和长尾黑颚猴,以及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和人类进化策略,社会负责性以及野外灵长类学,人类学中的伦理学。著有 “Primates in Perspective”

[2]晚成雏https://en.wiktionary.org/wiki/altrices

[3]幼态持续:又叫「幼态延续」,是指生物个体发育中保留某些幼年时期的特征,受其父母的监护或养育,并使之延长到成年时期的现象,是大脑进化的有效机制。

[4]Meredith Small:康奈尔大学的人类学教授和科普作家。研究结果整合在她最受欢迎的书 “Our Babies, Ourselves” 中出版。她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人和灵长类动物的行为,目前感兴趣额的领域是生物学和文化的交汇点,以及它如何影响育儿。

[5]Chip Walter:科普作家、记者、电视制片人,曾任 CNN 主管。现为卡耐基梅隆学院常驻作家。经常在《科学美国人》和《经济学人》上发表文章,著有 “Last Ape Standing” 等著作。

[6]Barry Borgin:美国人类学家,人类同年进化起源的理论家、研究危地马拉玛雅儿童的身体发育。目前是英国拉夫堡大学的教授,在密西根大学迪尔伯恩分校和韦恩州立大学担任教授。

[7]Kristen Hawkes:美国人类学家,曾提出著名的「祖母假设」:在不断进化过程中,成年人类寿命要比成年类人猿寿命更长,原因在于祖母帮助喂养孙辈促进了基因的优化。该假说源于 Hawkes 和同行们 20 世纪 80 年代的观察结果,他们与担桑尼亚的 Hadza 狩猎者居住在一起,发现老年女性整天收集块茎和其他事物喂养她们的孙辈,而除了人类外的所有其他灵长类动物和哺乳动物在断奶后都自己觅食。但这个假说目前备受争议。科学美国人有一档博客节目有提到:

[8]Anne Zeller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ne_Zeller

[9]Thomas Weisner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IZ8PkLMMUo

[10]Karen Kramerhttps://anthro.utah.edu/faculty/kkramer/

[11]Wednesday Martinhttp://wednesdaymartin.com

衰老的秘密

01. 同一物种两性的寿命差异

衰老的本质是机体不再自我修复。修复是一个讲究投资回报率的行为,消耗的能量是为了获得最大的回报。

我们预期,两性中横死几率较低的那一性,投资修复机制的收益较大(寿命因而延长)。在大多数动物种中,雄性的横死率比雌性高,部分原因是雄性从事高风险的竞争,例如打斗,或危险的雄风表演。今天的人类男性也一样,也许在整部人类演化史上男性都一样:无论部族间的战争还是部族内的斗争,男人都必须与其他的男人对抗,是最容易死于非命的性别。而且,许多物种的雄性身材比雌性大,一旦缺粮就不容易熬过。

这些差异意味着:演化为两性写下了方程式,让女性花较多的能量修补身体,男性花较多的能量斗争。换个方式说,就是修复男性划不来,不如修复女性。

注:斗争其实有演化意义,赢得老婆以及为子女和族群夺得资源,胜者往往更有希望把优秀的基因传承下去。

引用自:Jared Mason Diamond《第三种黑猩猩》

02. 全面崩溃式的老化

自然选择绝对不会容许单一因素的衰老机制并且有简单的“解药”。福尔摩斯就非常忧虑:这种返老还童药如果哪天真的问世率,会造成什么后果?

“那很危险,是对人性的真正威胁。华生,想想看,要是拜金的人、耽于感官欲望的人、俗人都能延长他们毫无价值的生命,不就是“不适者生存”了嘛?那样一来,我们这个贫乏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的污水池呢?”

引用自:Jared Mason Diamond《第三种黑猩猩》

03. 语言天赋的衰败

在6岁以前,儿童能成功地掌握一门语言;从6岁开始,儿童学习语言的能力就开始逐渐衰退,这种衰退一直持续到青春期结束;此后就很难再成功地学会一门语言。

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物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生物学家将其称之为“衰老”。

常识告诉我们,人体就像机器一样,总有一天会磨损报废,但这其实又是产品的比喻所导致的误解。生物体是一个可以自动补偿、自身修复的系统。从生理上看,我们的身体没有理由不长生不老,就像实验室里用来进行研究的癌细胞一样。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真的可以永远活着。

我们每一天都有可能遭遇各种不幸:坠落悬崖、身染恶疾、意外触电或者被人谋杀。迟早有一天,一道闪电、一颗子弹或者别的什么会夺走你的生命。关键的问题是,在这场“死亡抽奖”的游戏中,我们的“中奖”概率每天都一样,还是我们玩得越久,概率就越高?

衰老现象告诉我们:这个概率是会变的。老年人可能会因为一次摔跤或者流感而送命,但他的孙子却可以轻松地存活下来。现代进化生物学探究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为什么会这样。既然自然选择在生物体的每个生命阶段都会发挥作用,为什么还会出现衰老现象呢?为什么我们的身体不能每一天都保持同样的活力呢?那样我们就能无止境地重塑自己了。

乔治·威廉姆斯和 P.B.梅达沃(P. B. Medawar)给出了巧妙的回答:在设计生物体的过程中,大自然一定面临着无数次取舍,它必须权衡每种特征在不同的生命阶段所存在的不同利弊。某些材料既坚固又轻便,但却磨损得很快;另一些材料虽然比较重,但却经久耐用。某些生化过程可以提供极为有用的物质但却会在体内留下越来越多的污染。当生物体进入消耗和磨损日益加剧的晚年时,一套代谢能力旺盛的细胞修复机制也许最能派上用场。在面对这些两难问题时,大自然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通常而言,它会偏向于对年轻生物体更为有利的选项,而不会选择将利弊平均分配给生命的各个阶段。这种选择的偏向源自死亡本身的不对称性。如果一个人在40岁时死于雷击,那么大自然也就没有必要担心他50岁或60岁的生活,但却要考虑他20岁或30岁的人生。”

因此,任何一种为40岁之后而设计(以40岁之前的利益为代价)的身体特征都将是一种浪费。这个道理适用于任何年龄阶段的意外死亡。一个残酷的数学事实摆在我们面前: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年轻人总是比老年人有更大的存活概率。因此,那些有利于年轻生物体而有损于老年生物体的基因就会获得青睐,并会在进化过程中逐渐积累。无论拥有怎样的身体系统,最终的结果都是整体的衰老

因此,语言习得或许也和其他身体机能一样。异国旅游者和留学生在外语上的笨拙表现,很可能就是我们婴儿时期的语言天赋所付出的代价,这就像晚年的衰老正是早年的活力所付出的代价一样

引用自:Steven Pinker 《语言本能》

 

 

人类现存的进化缺陷

Lucy 已经 3.2 million 岁了,经历如此漫长的进化过程,人类距离完美还差得很多。现如今我们仍然不得不利用自身的智慧,去对抗由于生理缺陷而带来的各种结果,比如难产,比如心肌梗塞。

或许人类还需要下一个 5000 年,或 10000 年才能变得更加完美,也或者永远都无法通过自我进化来修复这些缺陷。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可以修复不完美的生理结构,给你一个(科学理论上)完美的身体,你会选择修复什么?解剖学家 Alice Roberts 选择了 10 个,并有幸通过项目 Making The Perfect Body 提前看到了完美的自己

拓展阅读: Alice Roberts

Alice 的选择如下:

1. 视网膜 Retina

由于人类眼球的结构,导致视网膜需要为视神经开一个出口,导致盲点的出现。而之所以对正常人没影响,归功于大脑充分利用我们的两只眼睛互补信息,最终形成完整影像。但不幸失去一只眼睛或者大脑有损伤的人,就不得不忍受这个痛苦。

但章鱼的眼球就比人类更加完美,视网膜在视神经前面,所以无需为它开口,保证了完整的结构。

“ Why not just head straight back out, and bundle up behind the eye, with no hole? For that, there’s no good reason. It’s an accident of evolution, where  things happened to go wrong and then couldn’t get fixed in small evolutionary steps. ”  (引用自:Why do people have a blind spot?

2. 耳蜗内毛细胞 Hair Cell

Hair cell 是人类耳蜗中的器官,负责接收声音刺激以及平衡把控。Hair cell 或听觉神经损伤/老化会导致我们的听力越来越差,甚至永久失聪。导致 hair cell 损伤的主要原因为长时间受高分贝声音(大于90分贝)或药物影响。

对于 2018 年的人类来说,一旦 hair cell 受损,就是永久性的,没有再生的可能性。但鸟类的 hair cell 却有再生的能力,包括 hair cell 的自我修复以及和听觉神经的再次链接,着实让人类羡慕。

参考文献:Hair cell regeneration research

3. 气管 Airway

喝水呛到很多人都经历过,小时候大人也经常叮嘱吃鱼不要说话。这些麻烦事儿得归咎于我们的生理缺陷,不是你的粗心大意。

4. 喉返神经 Recurrent Laryngeal Nerves

生物进化史上最绕圈圈的神经。本可以直接链接大脑和咽喉的它,却先去绕心脏一圈,再绕回来。随着身体的发育,心脏从脖子附近下落到胸腔中,也自然拉长了喉返神经。从鱼的喉返神经结构来看,这很可能是我们祖先的缺陷遗留,这期间可能有个变异(喉返神经没有绕圈)的家伙,可惜没把这优良传统遗传下来。

什么是喉返神经?

“ 当时没多少动物保护主义, 反正猪就是要杀的, 不过从市场移到市政大厅. 杀完再拉回市场卖肉. 当天几个五大三粗的屠夫捆住猪, 那猪用尽全身力气嘶叫, 震耳欲聋. 这时咱们盖伦同学出场, 一把小刀利索地分开颈部肥油瘦肉. 指着一根线一样细细东西说, 就是这个, 从脑子里出来的, 和心没关系.  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只见盖伦把那灰色的细线剪短, 高分贝的猪叫声顿时嘎然而止. 虽然猪并没死, 力气也丝毫不减, 还在奋力挣扎.

    今天我们知道, 这管猪叫的神经就是第十对脑神经的一个分支, 喉返神经“.  第十对脑神经的中文名叫迷走神经“, 拉丁文叫vagus n. 就是乱逛的意思. 其走向比较繁琐,  从脑壳里出来以后, 支配很多内脏如心,,,, 血管. 但它并不是直接管心怎么跳肺怎么呼吸, 只是像个街道办事处老太太那样做点政策性工作, 比如现在要休息, 让心跳慢点,血压低点, 消化道努力工作, 胆汁多释放一些。”(引用至: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685-677125.html

拓展阅读:https://whyevolutionistrue.wordpress.com/2011/05/28/the-longest-cell-in-the-history-of-life/

5. 肺 Lung

🔗 一张 gif 图清楚了解人类、鸟和蟋蟀的呼吸系统差异

人类的呼吸,意味着这是一组完整的换气动作。我们先把空气吸入肺部,再将废气从相同的通道呼出。鸟类实现了无缝的呼吸过程,气体朝一个方向循环,呼吸效率大大提高。

拓展阅读:What happens when you breath

6. 心脏 Heart

人类的右心室、右心房主要由右冠动脉供应营养,如果右冠动脉突然阻塞,心脏供氧气不足,常常导致心肌梗塞。那为什么冠状静脉帮不上忙?主要的原因在于冠状动脉与冠状静脉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通道,彼此独立运作。

但犬类的心脏就明显强大很多,动脉与静脉紧密互通,假设动脉突然发生阻塞,静脉也能持续供给心脏氧气和营养。

参考文献:http://www.vhlab.umn.edu/atlas/comparative-anatomy-tutorial/coronary-vasculature.shtml

7. 脊柱 Spine

人类的脊柱分颈、胸、腰、骶及尾五段,侧面呈现为迷人的 s 曲线。s 曲线让我们的身体更加灵活,可以快速奔跑。但 s 曲线让我们的腰部时刻承受着我们上半身的巨大压力。

随着年龄增长,韧带老化,无法持续支撑压力的腰椎则会出现弯曲,即出现我们所谓的腰椎间盘突出,带来背和坐骨神经的持续疼痛。

黑猩猩就永远不用担心腰的问题,不需要直立行走的它们,脊柱呈平滑的弧线,也没有承重的需要。

参考文献:https://blogs.ntu.edu.sg/hss-language-evolution/wiki/chapter-15/#Spine

8. 生育 Childbirth

关于人类婴儿的大头问题,《人类简史》里已经阐述得非常透彻,强烈推荐大家去看一看。大头婴儿直接导致难产风险的提高。袋鼠的进化对于看上去就更加 mom-friendly,它们可以在幼仔容易生产的时候生下,然后放在体外养育,直到它们可以独立自主,离开母体。

9. 腿 Legs

我们都知道奔跑速度跟步伐大小及跨步频率相关,而人类的腿部结构限制了我们的跨步频率。如果从轴的概念去理解,就是轴太长了,速度也就慢了。同时膝盖的结构导致我们几乎无法完成除屈膝意外的任何动作。

同样是双腿站立的鸵鸟,之所以拥有惊人的奔跑速度,归功于:大腿和小腿粗短并无限接近身体,还时刻处于奔跑的预备状态,脚踝处于人类膝关节的位置,保证了踝关节于脚趾区间的绝对灵活度。

参考文献:https://www.scienceinschool.org/2011/issue21/ostrich

10. 皮肤 Skin

皮肤无论是白还是黑都有明显缺陷。白皮肤容易受紫外线伤害导致皮肤疾病甚至癌症,而黑皮肤又削弱维生素 D 的吸收,造成发育缺陷。

章鱼等头足动物则能通过色素调整自己皮肤透出的颜色。

拓展阅读:How do squid and octopuses change color

如果我足够幸运有一次选择机会,我想我会选择腿部。高速奔跑不仅非常使用,那种感觉肯定也很棒!🎈🎈🎈

继续阅读“人类现存的进化缺陷”